WFU

星期五, 3月 18, 2016

450天的道別


人從呱呱墜地開始,就每分每秒向著死亡前進,速度不曾稍減。



母親從被診斷出胰臟癌,「死亡」的陰影便一直壟罩在我心頭。隨著電腦斷層、PET-CT的一一昭示,同學、學長、副院長的委婉拒絕,我的心也Down到了谷底。

曾經,靠著強力的化療、食療、網友(謝謝尹伊文)的宗教加持,我自以為已經減緩了它。我跟腫瘤科、萬芳的醫護同仁克服了胰臟癌4~6個月的存活平均值、我們甚至逼近了兩年的上限,但同時,也換來家人跟母親本身的不諒解。



如果最後的存活狀態是不被祝福的,「死亡」真的是最好的救贖。



癌症唯一的好處,是來得及道別。而我們卻縂是學不會也來不及,親身實踐道別。



我會永遠記得,國小一、二年級放學時,穿著藍色套裝來接我的母親身影。

「你姊姊好漂亮!」

「那是我媽!」我總是驕傲地說。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