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U

星期日, 8月 09, 2015

「刀的真義不在殺,在藏。」


刀的真義不在殺,在藏。
The true meaning of a blade is not to kill, but to conceal.

今天在臉書上看到這句話.頓時恍然大悟自己這些年學到些甚麼:終於比較接近「重劍無鋒,大巧不工」的境界。


從前,我滿心以為,完整的風險揭露、不斷精進的醫術技藝,是行醫行走江湖的不二法門ーー但在發生這麼多事之後,透過更進一步的武裝自己,我讓心臟外科這樣的高風險行業似乎也可以走的無所畏懼。訴訟的攻防經驗,部落格的寫作,書籍的出版,各媒體的專訪以及社群媒體上的經營,這一切的關聯與延展終於形塑出個人品牌。



關於無法預料的醫療風險:

被告是義務,但亂興訟又能理智照規矩來的病患家屬實在太少,媒體也嗜血,拿來反告正好:告人是每個人應有的權利。有人質疑說絕大部份的反告都不會成立,試問:醫療糾紛合理該當醫師賠償的機會也不過兩成,醫界幹麻深惡痛絕成這樣?同樣的道理,訴訟最重要的是過程而非結果,光讓亂興訟的家屬在醫糾場上的身體及心理付出非零成本,便足以造成巨大的嚇阻效應。


參考資料:
2.     我的PTSD

關於醫療暴力

對辛勞的醫護人員施暴,此事完全沒有妥協的空間,一定要付出代價,請參考萬芳急診打人事件始末: 醫療暴力事件參考範例

關於奧客

     在一個少數高手寡佔的市場,賣弄服務業那套奧客的行為只是讓自己身陷極大的危險與無解之中。話說那個跟我鬧翻的繞道術後病患、在台灣跟木容公子站對立面的病患,教往後接手的心臟內外科醫師該如何阻卻違法做侵入性處置?當他年老生病,其他科醫師又會如何看待他?甚麼叫「防禦性醫療」,問他本人就知道。



參考資料:

事實證明,「寬恕地以牙還牙」果然是最佳的囚犯困境之解:重複賽局裡當對手不斷背叛之時,盲目的訴求醫德只會葬送自己前程;唯有不斷地逕行報復,帶著小部分的寬恕方能獲得最佳解。


我常想,現今的自己無所畏懼感覺起來是何等的殘酷!但為了往後千千萬萬的病人以及自己所選擇鍾愛的工作,犧牲這些奧客是必要且必經之路。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