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U

星期三, 6月 17, 2015

良民證的啟示



「這裡的一切都是掙錢,謀生,每個人能夠考慮的,只是眼下,沒有未來。在某種末世的語境之下,沒有熱愛和虔誠,只有貪慾和恐懼。」
2010-10-19 KESO:台湾点滴 - [转载挨踢] (注:KESO是大陸知名IT人士,其博客一度在IT博客中排名第一)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edlongren.blogbus.com/logs/79705760.html

大陸人眼中的大陸末世景象,正像是台灣醫界的寫照!

我覺得快窒息了。「窒息感」與所做的研究順不順利無關,而是源自於台灣醫療環境的壓迫。

今年的34月,是我歷年來臨床上最忙的一次;期間正好是我的Paper正密集地在做revision之時。所以相對地,所有的事都被打了折扣,所有的事都無法做到最好。誠如P0.9理論」:90%的多次方,愈乘愈接近於0,更何況只有80%70%?我其實蠻痛恨這種感覺,更何況工作再忙也沒有風險對等的薪資支持。

何謂「窒息」?推薦大家看一段新生代心臟外科主治醫師──楊智鈞的演講https://www.youtube.com/watch?v=N9tUeUku1wo&feature=youtu.be


我大智鈞十歲,我在這行的掙扎也多他十年。一直到去年把EMBA論文趕完,我才真正體會這些年自己在追求甚麼──其實就是一句話:「不能停止追求卓越」。

病患數的不足(糧食短缺)與醫療環境的惡化(趕盡殺絕),讓我在掙扎十年後想要在被殲滅前離開,而出走正好是其中一個選項。

我想要工作結合研究。

我想要追求卓越,而不是在亂世苟安。

我不要心臟外科已經糧食短缺,卻還要面對其他幾個快滅絕的科(例如麻醉科)的防禦性醫療挑戰。

我不能犯錯、不能有任何風險,在台灣。

我害怕出了任何意外被告上刑事,我就無法拿到良民證離開台灣。

我受不了一樣的手術,在對岸只要考慮醫學專業就能與國際接軌,在台灣卻要與牛鬼蛇神共處然後被迫放棄。


也唯有出走才能發揮實質罷工效果。稀有動物從來不曾改變滅絕的命運;只有成為另一生態系的強勢物種方有機會。

共勉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