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U

星期五, 9月 06, 2013

什麼時候應該停止醫療服務?


這問題應該拆成幾個部份來分析:
l  什麼時候必須停止開大刀?
當助手、刷手護士、巡迴護士會出的錯已經危害到病人、而顯然會危害到你這個主治醫師之時。

l  什麼時候該停止收治住院病人?
當護病比惡化到連不需打針的病人、只需自行服藥的病人都會出意外的時候。

l  現在還包括了一項新的但書:行醫有生命危險、會被打、會被殺之時。

在面對團隊成員出走之時,我告訴他:
『在技藝成熟之後,穩定的收入,不受太多不確定事情干擾的家庭生活,可能是我輩追求的目標。當然「成就感」也是,但在其次。
面對即將崩潰的台灣醫療,所在位子相對安全是重要的抉擇。未來能生存的醫院,恐怕只會剩下十一大公私立法人醫療集團與超過二萬家的診所;而這其中;能撐到最後的,最能硬撐的,當屬台大、榮縂、三縂、以及大型宗教醫院。但這對醫師而言是工作保障,對paramedical的人員來講可能是個災難:病人過量、人員更替頻繁、值班或當班負擔過重。』

醫療崩壞,並不是一夕崩毀,而是像斑駁的牆一塊一塊的剝落(也不是一點一滴)。所以顯而易見的,台灣的大型醫院終將只剩公家醫院、宗教醫院、和塑膠醫院能生存,其餘的私人財團醫院都只是在苟延殘喘,拼不是最後一名、拚晚一點被時代淘汰的轉機。
當醫學中心都這樣了,區域醫院、地區醫院?哪有它們存在的餘地?留下賺錢的健檢、醫美部門,其餘趕緊改成長照單位才是王道。

看看不知「什麼時候應該停止醫療服務?」的錯誤示範:
l  削骨整型,到火車站借AED一用:物盡其用,貨暢其流,也是剛好而已。

不知當止於所當止,只會讓醫病雙方都陷入危境。


現下看來,崩壞之勢勢不可擋,而且不只醫療,整個經濟、社會、司法都是,政治更不用講。

醫勞盟所倡議的、所揭露的種種事蹟、所提出的論點,正好在這樣的崩世代扮演了一個推手。
——我們成功的推廣了醫美、推廣所有相對安全的科別、推崇相對安全執業環境的國家。
——我們也嚇阻了有頭腦、有在看臉書的醫界、護理界新血、新肝。

然後呢?

外籍醫事人力的引進現下看來是必然要發生的結果。未來仍想以刑逼民的台灣社會,再想以刑事起訴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人、東南亞人?傻了你。

想要醫法大和觧、醫病大和諧:感謝大家的努力與善意。我想屆時台灣社會已剩沒多少人可以領受善意。到時候取而代之的,必將是醫療糾紛層出不窮、民眾投訴無門、到處充斥小蝦米對抗大鯨魚般鬱悶難解的社會動盪不安。

所以,未來該如何選擇醫院就業、就醫,本文已明示最棒的選擇。當然,這幾個選擇也是醫療崩毀最後的堡壘、所有醫療糾紛最終的匯聚之地,沒有人能置身事外。


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