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U

星期日, 7月 28, 2013

報應.不想再和世界爭辯


一件某醫學中心接受區域醫院轉診的抽審案件,心臟外科醫師在急診裝上葉克膜後、去做心導管、再接著進行緊急手術;其後病人因為中風、傷口感染清創,住了四十多天後終於僥倖可以出院、改門診追蹤治療,全案向健保局申報六十七萬點。

健保局要求審查此案件之白蛋白使用、多次腦部、胸部電腦斷層及葉克膜使用等符不符合支付標準適應症、符不符合醫療水準,同時要求嚴格審查這家醫院30天以上之平均住院率為何高於同儕(當地唯一醫學中心,你說呢?)。

難怪每次看完審查都心情差到極點。對於一個鬼打牆的行政體系,你連爭辯的力氣都沒有了,遑論抗爭。

我承認濫用藥物、浮濫做檢查、死不讓病人出院的醫師所在多有。但是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同時為了防弊還要耗費這麼多人力行政審查、專業審查,到底我們繳稅供養的這個國家機器在幹什麼

曾經看過有地區醫院因為闌尾炎申報數量異常成長被立意抽審、而審查委員不知是為了醫師間的私人恩怨還是其他緣故,也真的整筆刪除了一堆案件,因此才進入爭議審議。

也許惡醫、無良醫師活該、應該遭受報應——但報應不該是以此種醫醫相害的方式(天理昭彰,報應不爽:也許會報在他的晚年、報在他的下一代)。不管真正進行診治病人的私心、診治病人的出發點為何,一台手術畢竟是完成了,病人該做不該做的診療也都結束了,行政、護理、採購,所有該有的成本都已投注;再不甘心乖乖給付的第三方支付保險(健保局)也不該白嫖、吃霸王餐、硬要醫療機構擔負社會責任(你的國家責任呢?),弄得整個醫療制度烏煙瘴氣,醫護藥技各類人員士氣低落。


給沉默大眾、沉默醫事人員、期待黑暗騎士的人們:黑暗終將過去,黎明自會到來,但活到最後的,不一定是沉默的你,也不一定是現下光鮮亮麗、滿口仁義道德的人,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