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U

星期四, 3月 21, 2013

將缺憾還諸天地



高燒不退的感染性心內膜炎(MRSA) + 出血性中風 + 腎衰竭 + 三週內的腦部手術……我口沫橫飛的對著家屬分析所有的戰情、我們可能的勝算。

「那成功機率有多少?」
「成功機率取決於手術當下體外循環完有無敗血症、體外循環完有無發生新的腦部出血」我回答。

「那病患會不會痛苦?開完會不會醒?」

「敗血症很難決定病患的意識,因此不知道他有無痛苦……當然身為一個心臟外科醫師,在未知的未來面前我們總是要積極地勇往直前,就算此舉可能最後會讓病人死的很慘,但我們在當下還是要面對問題做最好的抉擇……因為畢竟曾有人活了下來」講得我都熱血沸騰了起來……

「那如果不開呢?」
「不開的話本週內應該會走吧?!但拒絕急救(DNR)不代表拒絕治療;除非你們想加速這個過程,那就可以不要洗腎、不要上強心劑……

結果他們選擇了後者不要洗腎、不要上強心劑¾¾我低估了家屬要終結病患的決心。

在目前的混亂時代,宗教重新得到它們新的歸宿,但也提早結束了許多生命……

在各種新時代媒體的推波助瀾之下,各種對的、錯的、一知半解的醫學常識,伴隨著嗜血的新聞故事,造成廣大群眾對插管、做氣管切開術及所謂「病危」的錯誤認知。

另一個100歲、平日健康的男性人瑞,因為心肌梗塞做完心導管治療後還是血循不穩,照會我們心臟外科手術要置放葉克膜。

100歲了要開刀免談;可不可以帶回去了?」家屬如是說。

第二天他們「如願」將病人帶回去了,病患死於主動脈氣球幫浦所造成的下肢缺血(如星星王子),反而不是死於心肌梗塞。
¾¾誰都不是神,誰知道生命的終點??但是當你放棄治療,你就決定了家人的生死。

另一個68歲平日健康的男性病患,因為心肌梗塞做完心導管治療還是心因性休克,我出面與家屬解釋黃金時間內開刀的重要性與置放葉克膜的可能性。

「可是他有交待不要插管,他要痛快的走……」大女兒在驚魂未定中強自鎮定的回答。
「如果這是會好的病,妳們也要做這種決定嗎?」
「可是他有交待……

結果我們還是去開刀了,因為大部份的家屬沒有那麼愚孝,而病患也恢復的很好。

我常在思考我說服家屬的話:「如果只要是重症就帶回去,那麼要我們這些醫生、這些重症科要做什麼用?大家只看看小感冒、腸胃炎就好了,其他病都交給上帝。」

曾經我以為「就算此舉可能最後會讓病人死的很慘,但我從未後悔過……」應該是一個稱職的心臟外科醫師應有的體認。

現今的我只想放棄所有的舌燦蓮花一起跟民眾學習放下、接受訴諸天命將缺憾還諸天地。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