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U

星期三, 1月 23, 2013

棲蘭明池遊記之p.s:為什麼我要365天、24小時都在?

2013113日清晨的明池山莊,濃郁的森林氣息及濕冷的空氣,暫時把我從俗世的紛擾抽離出來。
教人不可置信的藍天,一掃前夜雨絲不斷在心頭上的陰霾。

1213兩天一夜的EMBA同學聚會,拉車到棲蘭明池遊聚,才在棲蘭餐廳吃過午餐,湯教授伉儷就被「病人術後出血」的急call、硬是叫小黃下山趕回醫院處理。晚餐時KTV歡唱,誌鴻一雙天才兒女的亮眼表現,與眾同學的杯觥交錯然無救經濟倒也是盡情歡樂的一夜。

沒想到才用過早餐,藍天又換成了濃霧,甚至開始了滂沱大雨

企圖在風和日麗的晴空下造訪明池的我們,也只能鎩羽而歸。


被雨水洗滌過的森林,路上雖然濕滑,也是教人心曠神怡。狼狽地走回山莊不久,天空居然又再度放晴,一夥兒人不信邪地再度踏上明池探幽之旅。

   

 「幸好又走這麼一趟!」
美不勝收的環湖風光,頓時讓大家忘卻往返數次的疲累。


----------------------------------------------------------

「李醫師,SICU-30床血壓在掉」催魂的手機總會適時的響起。那是一週前開的急性主動脈剝離74歲病患,前幾天因為急性呼吸窘迫裝上葉克膜。
「早上抽血血紅素多少?建議請值班醫師先停止血液透析的脫水,再補充兩單位紅血球濃縮液。」
迅速交代完事情,繼續與大家在湖光山色中遊覽。

----------------------------------------------------------

「醫院不是都會有值班的人嗎?」同學好心地問。
「是啊!是有值班的人。但只要他說句『我不會,請找原主治醫師』,我還是會被call。」我無奈地回答。

「 唉!」我們同聲嘆氣。


----------------------------------------------------------
11點退房,才剛交還房間鑰匙,手機再度響起。
「家屬委婉而堅持地說想要見到你;他們說兩天沒見到你了。」30床的護理師無奈地說著。
「請告訴他,我每天都會查房。昨天早上我出發前清晨6:40分去查房的時候家屬在哪裡?想要見到我,想要盡孝道,請乖乖地在加護病房門口守候而不是我配合你。身為主治醫師,難道365天每天24小時我都要守在床前?請問你是誰?你付出過甚麼代價有資格這樣要求醫師付出?」我近乎歇斯底里的咆哮著。

過了一會兒,加護病房專責醫師終於囁嚅地撥電話給我:「李醫師請問您先前解釋到哪邊?我好跟家屬解釋。」
「請告訴他們,不管甚麼病,裝上葉克膜後應該將死亡是為理所當然;活下來是奇蹟,是神的恩典。」我冷冷地說。

------------------------------------------------------

下山的路上,北橫的壯麗山景一一映入眼簾。

 
江山如此多嬌,教天下英雄盡折腰。


電話那頭住院醫師報告說「現在A-Line一直線,心律不整的很厲害」。我只有回說:「請call家屬,開始CPR,30分鐘時間到就收掉。」

「就收掉!」我再次強調。

醫學如此美好,卻令寶島菁英逃之夭夭!

後記
Tai-Heng Chen說:江山如此多嬌,但無理家屬在哭么,使無數醫界英雄盡折腰!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