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U

星期一, 5月 21, 2012

醫療崩壞中,明天過後,我該怎麼辦?



蔡依橙醫師在「醫療崩壞中,我該怎麼辦?」系列文章提到非常多重要觀念,值得我們深思。包括:




「醫療崩壞」最早是在談日本醫療現況(漫谈日本“医疗崩溃”),節錄作者刘柠所言,其現象包括:

1.  內外婦科醫生大量流失

2.  患者個人負擔額倍增

3.  醫療機構銳減,診所大量增加

4.  醫療服務的提供方和受用方之間各種矛盾開始表面化:伴隨醫師的銳減和兩極分化,以及醫療機構大量倒閉,國民從長年以來形成的對醫療服務「質優價廉」的實感的習慣性依賴,一下子墜入「看病難、看病貴」,甚至根本看不了病(不僅價格貴,而且醫療網點銳減,有些小城市甚至完全沒有醫院)的境地,恍如「冰火兩重天」。

5.  醫糾及媒體仇醫報導大量增加

6.  開立診所極為成功的「醫療勝組」因過度炫富成為極端分子報復對象。

除了第二點、以及還不太明顯的第六點,有沒有覺得這些現象也適用於台灣?
台灣目前的醫療體制,就如同Maggie Lin投稿CNNiReport所言——正是黑暗的時刻,然後真正的崩壞也即將伴隨著經濟蕭條而來。

每次看台灣醫療崩壞的危機就好像看到希臘國債拖棚歹戲。我們的衛生主管機關就如同希臘政府,總是兩手一攤:『你看,我們也很想進行改革啊!可是民意搞不定!』

『搞不定』的騙局玩不了太久

希臘退出歐元區已經不是選項,而是退出時機與退場成本的分攤……
台灣醫療崩壞也已不是選項,而是甚麼時候、以甚麼形式與人命成本的分攤……

金融風暴,錢再賺就有;但命就一條,眾生平等。
不管是自己弄壞或「碰巧」壞在人家店裡(醫院裡)再來悲憤莫名、找人賠你?屆時若想求取正義公理、要求「真相」?其實真相只有一個就是『系統崩毀了』!

醫療崩壞的衝擊

醫師:
Ø  對公立醫院公職醫師而言:沒差,一樣看病等退休,崩不崩壞於我無關。

Ø  對公立醫院非公職醫師而言:沒差,一樣看病賺錢,賺少點罷了。

Ø  對私人醫院醫師而言:要民眾自己拿錢來看病,初期可能人數變少、少賺點,最後還是能恢復台灣舊時代的醫療榮景,偶而可以發揮醫德救救貧苦大眾,滿足自我虛榮及社會期待。

Ø  對開業醫師而言:病患總數終於變少,不再有人亂逛醫院,醫療單價也增高,生活更有品質,同時口碑行銷也變得很重要。

所以對醫師而言,為什麼不趕快讓台灣醫療崩毀?正好,恢復昔日榮景。

Q:那你老是寫文章叫甚麼叫?

A:我憂國憂民啊!
(謎之音:我是叫你們小心點!)


其他醫事技術人員、護理師、放射師、藥師、職能治療師、物理治療師

醫療崩壞象徵著中小型醫院的大量減少、工作保障的失去、失業及可能面臨貧病交迫的恐懼。

病患:
小病到處都找得到診所,大病或身體帶的病多一點,醫師便依法要求你轉診、不予麻醉手術、不能接生、不拔牙齒;從此來得及的病要在醫學中心乖乖排隊等個把個月甚或半載,來不及的病就死於就醫途中、醫院轉診間或急診等待中。醫療崩壞,全民健保萎縮而形式上沒倒的結果,台灣可能會變成公醫制及自費醫療涇渭分明的時代,就像英系國家一樣。


所以醫療崩壞、明天過後,我該怎麼辦?

à 好好保重自己、以及你的家人健康。要存有夠多的錢,保夠多的醫療險,住在各大醫學中心旁邊,同時最好至親有人還在四大科。生病死亡,摸摸鼻子認命;有良心的也許會想起來:曾經在可以挽救局面前袖手旁觀。

這樣的醫療崩壞不會是一時的,可能是數年以上。而你準備好了嗎?
我還沒,所以我還在準備。

身為醫師,我們必須問自己:

你是自己專科中最outstanding的嗎?如果答案不是肯定的,奉勸你也找個公家醫院安身立命,安度餘生; 因為掃弊案的關係,最近署立醫院缺很多,剛好是進去的好時機

如果答案是肯定的,「行情總在悲觀中誕生」,那恭喜你:以後所有人都可能要仰你鼻息,不管是醫院高層還是病人們。但小心變成日本般的醫療勝組,枉死於社會的仇視暴力。

所以我們現在應該要盡力武裝自己,全面啟動。至於如何精進自己的專業呢?也請一併參考蔡醫師的「醫療崩壞中,我該怎麼辦?」之如何精進專業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