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U

星期一, 1月 23, 2012

海海人生



(圖片"義大利藍洞"取自玲 GA BEE部落格)

海海人生
July 28, 2008
昨天到台大上課,在1F昔日的StartBucks今天的Eslite Coffee現在又易主為Brown Coffee點咖啡時忽然有人拍拍我肩膀

那是玲的先生
他告訴旁邊的玲我是救她的人,但她已不認識我了......

我曾經很後悔讓一個人清醒的、沒被插管地裝上葉克膜,以至於她可以在裝完後明白地表示她不想活了......

這就是醫學倫理荒謬而吊詭的地方
——在生命危急時你還不肯放棄,卻在身心開始痛苦後想要結束一切......

後來玲在台大接受心臟移植,卻在移植前一天中風......


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 如露亦如電,應做如是觀......


[海海人生二] 活著,所以要跟你一起喝杯咖啡!
January 26, 2011




2011118日,我們夫妻終於踏入Where is coffee咖啡館,與玲及吳先生在微風細雨裏喝咖啡。

3年前的57日,35歲的玲因為在診所量到的血壓太低、遭到婉拒後轉送敏盛醫院急診,被診斷為猛爆型心肌炎合併心因性休克。雖然她神智清楚,但用著強心劑,血壓也僅有六十幾;在重要關頭時敏盛葉克膜團隊在未插管、局部麻醉的艱困環境下,幫她裝上葉克膜。由於未插管仍可說話,因術後的不適、加上對自身病情惡化的高度不確定性,玲竟然在此時宣稱她要放棄急救並簽署DNR。在丈夫以「再看看35天」的安撫條件下,她終於暫時安靜下來接受治療,隔天轉送台大醫院以評估心臟移植的可行性。就在轉送當日,因為病情急轉直下,她被緊急開刀置入第二套葉克膜,然後在第20天接受心臟移植。只是很不幸地,就在換心前夕她中風了;幸好台大移植團隊並沒有放棄她,還是給了她一顆年輕的心臟。

在那段等待移植的20天裏,玲都在深度鎮靜劑中沉睡著,但外面的家人卻是「不知道未來會如何,有沒有機會等到換心的心理煎熬,真的很難受。」玲的丈夫吳先生淡淡地如是說。玲與熱愛極限運動的先生開了這家”Where is coffee”咖啡店,從女主人病倒的那天開始,所有平日共同喝咖啡的朋友們焦急地詢問行蹤、串聯,每天加護病房的會客時間總被眾多訪客擠爆。

「這都是玲的福報吧!」吳先生說。同時期台大一共有5個猛爆型心肌炎裝置葉克膜的病患,但只有玲順利地等到心臟--雖然她中風了。
之後,先生陪著她辛苦地復健,從台大到署桃,經歷一年半的時間;而且還要從無到有自行摸索製造輔具、想法子教會玲單手擠牙膏、單手穿內衣,甚至重回潛水的迷人世界。

「這家店後來還開著沒關,都是為了玲的復健,要幫助她走出來。」吳先生敘述著這些驚濤駭浪,卻又如此雲淡風輕。「難道你都沒有想過要放棄、要一走了之?」我問

吳先生回答:「凡事只要肯起個頭,總會有各種善緣來陸續幫忙完成。」喝著入口回甘的東帝汶咖啡,細細品味種種經歷過生死的人生哲理,複雜的思緒在裝飾各國風土文物的咖啡店裏激盪。看著能獨立自主行動、言談應對自如的玲在店裏穿梭著,雖然左側肢體仍有不便,但一切的努力顯然是值得的。

阿中對Selina的不離不棄大家覺得難能可貴;相較之下,病友平凡人的故事又何嘗不是觸動人心?而我們所能做的,就是減少悲劇的誕生。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