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U

星期二, 1月 24, 2012

對醫療服務的過度期待



November 10, 2009
當職位愈高,就愈接近醫療糾紛發生的臨界點——這是我對亞東醫院某大科主任,大家都稱之為五育均衡發展的天之驕子,所作的評語。

為什麼?
官大學問大,脾氣也大。
當全天下的大小事都來煩你,你如何還能好整以暇地應付裕如?
於是沒有時間慢慢地侵蝕了你與同事間的關係,你與病患、與家屬間的關係。

有沒有想過大家對你提供的服務的期待?

曾經我們幫一位40歲左右的慢性腎衰竭病患,建立他左手的動靜脈瘻管(洗腎用的血液通路,一個極簡單的手術)
怎麼動脈血是黑的我詫異著,就在切開動脈之時。此時抬頭一看監視器,原來病人可能因麻醉太深了,以致於呼吸停止、缺氧、甚至要進行CPR了。
於是麻醉科一陣慌亂,插管、打強心劑、心臟按摩,而我們依舊好整以暇的把手術開完。
之後病患被送到加護病房觀察,幸好沒事。但我們做的瘻管很不幸地塞住了。

針對這件意外,儘管我自認為是這家醫院最強的心臟外科醫師;但是在這個病患心中,我也不過是個手術沒有成功還差點害他出事的人罷了——雖然我也是受害者。

很多事情的表象與實際不都是差很大?

那些我們看不起的醫師,不也是偶有佳作?相對地,在那些醫師的成功手術病患及家屬心目中,那些醫師不也是像神一樣?

前陣子報載一場火災中,一對兄妹無法逃離火場,家屬指摘消防隊員的油壓剪有問題以致於派不上用場,要申請國賠云云。
──難道所有的天災人禍均應有解?
──火災被消防隊救活是應有的福利?就像家屬總覺得病患送進醫院就一定有解?(就像那個開業醫沒有給克流感以致於造成病患死亡的奇怪訴求)

我覺得民眾都瘋了,社會都病了,太不知足,太不懂得謝天。
醫生所能改變的,只有百分之五哪!!(醫龍理論)

我想到自己在一個葉克膜記者會上對記者先生小姐們語重心長的一段話:
「臺東馬偕醫院因為晚給克流感結果孕婦一屍兩命,它一定沒有疏失;有誰說克流感一定是解藥有誰規定H1N1一定要能救活?誰又規定醫院一定要有葉克膜來救重症急性呼吸衰竭?」

我也想到另一次拜訪外院前輩時所聽到的教誨:
「衛生署規定的緊急救護醫院分級只有三級,連哪些醫院能做心導管都沒有明文規定了,又有誰管你這家醫院有沒有心臟外科、有沒有葉克膜能負擔急救?於是Just do our Best.沒有人可以怪醫生、怪醫院;那有急救一定要用葉克膜救的道理。」

所以媒體的良心應該在告訴民眾什麼病該到什麼醫院,而不僅僅是緋聞加醜聞、屍體加裸體吧

Do “Your” Best!?
Try to do your bestor refer to the best

李學長  November 12, 2009 09:49 AM 回應
媒體的良心應該在告訴民眾什麼病該到什麼醫院,那醫師的責任呢?不是該做正確的診斷及處置嗎?隨時把心放在病患身上,就比較不會發生一些我們不想見到的壞結果。

另外,這個世界也並不是只有黑與白兩種顏色,持平的看事情,多看看這世界的其他顏色,或許就不會有誰一定有疏失或一定沒疏失的的想法了吧?

這幾年做了很多醫學教育的工作,也了解到很多社會對醫師的觀感和期待,從醫學教育的推行中,讓我學到更謙虛的面對病患、家屬、和身邊所有幫助我們的工作人員,更真實的了解自己的能力與不足,也更清楚的掌握醫療資源和需求之間的平衡點,或許你也可以試試去開發自己在這個方面的認知,應該會讓你有不一樣的思維!

很抱歉說的話可能不是歌功頌德,但是既然你有影響他人的能力,就應該幫助你帶給大家更多正面的影響,期待你再加油!

希望媒體有良心
希望醫生有良心
希望社會互相包容,尋求事情的最好的發展
否則在健保總額壓迫下
高道德標準的期許總是空談
而我們總是在憤恨,遺憾......
版主 November 13, 2009 07:41 AM 回覆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