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U

星期三, 4月 15, 2009

送行者——葉克膜悲歌


April 15, 2009
送走了署桃運回來的葉克膜病患 於13號星期五

我告訴惠珍
其實在某些時候
我們跟禮儀師並沒有分別......

台灣的心臟外科醫師在媒體的推波助瀾之下
參與了各種人的生死
上至邵曉玲,下至販夫走卒
從心因性休克、到創傷性多重器官衰竭,只要是面臨死亡,所有人都會想到我們;但葉克膜豈是萬能的??

我最常告訴病患家屬的一件事就是:
「如果每個插上葉克膜的人都能活,那就不會有那麼多的感恩、謝天、歡慶重生跟記者會了」。

所有人在死神面前變得謙卑:偉大的心臟外科醫師也不例外。

當死亡不可逆時,有多少醫師能以大智慧化解病患家屬的驚詫與疑慮,直接拒絕他們過度的期望??

很慶幸我們心臟外科在桃園地區所建立的Reputation
否則已可預知死亡的病患不知有多少人仍在家屬的無知中被裝上葉克膜
而心臟外科醫師作為一個『送行者』的角色應該也是另一種台灣奇蹟吧!?

故事源起:
某天一個二十幾歲的年輕人騎機車,因車禍、路倒被送來我們醫院。因為發生意外至送醫時間過長,頭部電腦斷層檢查又顯現是腦幹生命中樞的嚴重傷害,神經外科一開始即判定不可能存活,遑論開刀。結果陸續出現的家屬七嘴八舌,指責本院態度消極,甚至到幾乎腦死的程度時要求裝上葉克膜。我出面開釋家屬,告訴他們:
「頭部嚴重出血性創傷是葉克膜手術的禁忌症,主要是因為葉克膜本身極可能讓頭部出血更嚴重,幾乎毫無存活機會。就算我用葉克膜撐住了腦死所帶來的全身性器官衰竭,他最終仍逃不過死亡,而且會在葉克膜推波助瀾下死得很難看。雖然你們都知道邵筱玲活了下來;一方面她的頭部可能傷得不厲害,二方面你們想想全台灣有多少人在為她祈福。」
於是病人的妹妹就了個部落格,廣邀各界幫她哥哥祈福,放棄了裝葉克膜的幻想,而病人也奇蹟式的多活了兩個星期——就在他要離開加護病房之前撒手人寰。

——看來我們加護病房水準也不錯,能達到台大柯文哲教授所言「腦死病患好好照顧大約可以存活兩週」的照護水平。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