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U

星期日, 12月 25, 2011

打破平靜生活的奇異旅程




2006年底,我在亞東心臟外科創立了留言本,希望凝聚共識,並在第一頁提筆寫道:「做正確的事而不只是正確的做事」。記得我在其中一篇寫著:
高瞻遠矚的附帶利益!!
微軟有句口號:「高瞻遠矚,不然回家吃自己。」……如果某一個理想值得你全心投注,對於你自己,和即將服務的人群,你都必須要能高瞻遠矚。高瞻遠矚的附帶利益,可能是自我實踐的預視能力,因為勇毅的目標會吸引勇毅的人
~~From 商業週刊
最諷刺的是,幾個月後我離開了亞東——在努力凝聚完大家的共識之後。
我的離開,留下了許多疑問,和一些自以為知道答案的人。直到今天,我覺得我的理由都沒變;套一句魏德聖的話:"我不甘心;都快40歲了,連一個機會都沒有。別人不做球給我,我就自己做球給自己。"
          ~摘錄自"海角七号和他們的故事前言


忘不了200712月小妹婚宴那天,情緒崩潰、淚眼決堤的我——離家將近二十載,而今卻仍一事無成、甚至連一點現金都擠不出來的我。

也許剛開始引爆的薪資劇減真的是個關鍵因素,但工作中隱藏的許多矛盾在生活經濟成為問題之後也就更被凸顯出來。其實後來在解決掉助理問題及房事之後,薪水再少似乎仍是夠用的;但在艱困的健保大環境下,奢談什麼改善現狀、期許未來?如果我依舊忙得不見天日、鞠躬盡瘁死而後已,卻繼續無法獲得更多機會肯定自己;對比其他醫院的學弟們,都已經在開Surgical ventricular restoration(心室整型術,治療心室瘤的一種手術)、David Procedure(主動脈手術時保留瓣膜的一種精密手術),我是技不如人呢、還是甘於平凡???

常常淒涼地想起自己是個賺很多錢的窮人。但我還沒忘記、還沒放棄對自己的期許。在與各方角力之後,我的未來可以有許多選擇;但是有些可能會造成的心結,恐怕很久都不能化解。不同的選擇到今天可能有不同的結果,當然也需要不同程度的家人委曲求全多方配合。

於是最終我選擇了走自己的路——來敏盛。亂世才有機會,雖然自己不見得就是英雄。

Bloom where you are planted!!——這是朱P在我去道別時對我的勉勵。
    謝謝他,是他讓我離開得比較沒有遺憾。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