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U

星期日, 12月 25, 2011

在亞東的修煉——留言本三部曲




2006-4-24 4:35pm
昨天去馬偕上Early-Goal-Directed Therapy in Elderly課程,早上因時間太趕無法查房;更何況當天並不是我值班。

如果有去查房,加護病房3D-26床的結局會有不同嗎?我想是不會的。
但是很明顯的是,當我不在醫院時,病人永遠不會有進一步的處置。
人治而非法治的社會最可悲!

我累了!身體也是!!

上醫醫國,中醫醫人,下醫醫病
作為心臟外科的大內總管,沒有Update是走不出什麼局面的。
但在我努力提昇自我的同時,沒有人能成為我的後盾。
也許為了往後千千萬萬的病人,我需要進修因而沒有空、也只好犧牲目前的病人……

有多少人知道背負著生命的沉重??
主治醫師與專科護理師的分別,又豈只是金錢、背景、與學識上的不同?
每個人本就該盡力做好自己的份內之事(所謂的正確地做事)。
要做正確的事難多了……

努力提昇自己的過程,薪水又不會增加、又不能回去老家看小孩、繼續沒沒無聞……
——但是病人會好!!
-----------------------------------------------------------------
2006-8-9
 Dear All
最近看到、聽到很多人在離職,很多人去新店慈濟、桃園敏盛……
有些人是因為待不下去了;但更多的是抱著一個純粹的夢想~:聽說那兒是一個新的、未開發的美麗市場……
從小大家就學會趨吉避凶之道;人多的地方總不會錯。於是我們也要被迫開始思考自己為什麼沒有走的理由。
我不曉得大家是怎麼看待這個議題??

對我而言,我深深覺得工作的夥伴在心臟外科來講是相當重要的。在這邊,有我們的精神導師及神主牌罩著,有我们的Super Star,堅強的專科護理師及開刀房團隊;如果要走,除非大家一起走吧!!否則我看不出有更上層樓的機會。
最近流行豐田思想,講究TPSTQM,團隊裡的每個人絕不是螺絲釘而已。我覺得在亞東心臟外科裏每個人的改進意見都可以被採納,甚至變成我們新的照護準則,這在別的地方幾乎是不可能的。
但要求整體的進步,每個人一定要勉強自己往前——在勉強別人之前。
我覺得這個團隊的成員之間存在著許多矛盾。你不爽她指責別人交班漏東漏西,而她自己也不見得有多好;他又不爽每個病人狀況都這麼爛、這麼複雜,自己開刀的機會又更少了……許許多多的矛盾,如果能化為對事不對人的態度,聞過則喜,再加上在上位者的智慧,我相信都是可以化解的。
-----------------------------------------------------------------
 2007-3-10
Dear All
很抱歉連我都要走了。
寄給大家的信是不希望身為自己團隊的人還需要靠外界傳來的訊息證實這件事。
相信儘管寫了E-Mail,依舊無法平息大家的疑惑。
在心臟內科同仁的眼中,我想他們會解讀成這是心臟外科內部的不合——又跟當年醫師走的時候一樣。
在別科大多數人的眼中,只會覺得"敏盛醫院這種高薪挖角的醫院不知可不可信?
而對我自己而言,我是一個光明磊落的人(雖然我總是看起來心事重重);我絕不否認任何自己講過的話。

鎂瑱寫的沒錯。

如果在長久等待「高層的智慧」的過程中,我即將隕滅,那我不會坐以待斃。
誰是高層呢?相信大家都會有自己的解讀。

很高興有妳們這三年的陪伴,希望未來有機會讓妳們得意地告訴別人:「我們見證了李Sir強壯的初始歷程」

也很高興最後是在朱P的祝福下離開的——“Bloom where you are planted!!”謝謝他,讓我沒有遺憾。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