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U

星期四, 9月 08, 2011

無計悔多情 多情應笑我:那些年,我沒有追的女孩──「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觀後文



那些年錯過的大雨
那些年錯過的愛情
好想告訴妳
告訴妳我沒忘記……

「人生本來就有很多事是徒勞無功的」,雖然論文都還沒寫完,不寫這篇,恐怕無法解決家裏那口子的疑惑與不停逼問。
「你們男生都這樣嗎?」— — 不是因為這個(劇中的槍林彈雨……)。

每個男孩心中,都有一個沈佳宜。

在以前那個年代,我們真的天真地以為要考上大學才能交女朋友。
1988年大學聯考完,倔強的我不顧大伯父及其他長輩的期望,把所有公立大學前三志願的電機系、資訊系、機械系都填入志願卡,就是不念醫學系。結果,就這樣我進了台大機械系。
那年,周華健剛出第二張專輯〈我付出我的真愛,我實現我的夢〉,滿街播的都是〝我是真心付出我的愛……〞以及〝寂寞的眼……〞
舊的男十一舍及男十二舍,每天晚上八點,大家一同收看〝八月桂花香〞,〝只有桂花香暗飄動~~〞羅文的歌聲彷彿還在耳際縈繞。

初進大學的我,徬徨徘徊在新生南路的書店街,努力想找出那些艱難課程的讀書方法;同時又不斷接受學長未來沒前途的洗腦與耳提面命。終於,經過一個月的掙扎,我在期中考時休學回台中重考。
重考免學費、領補助金、免費住宿舍、考上台大醫科有獎金可拿,何樂而不為?然而,當時的我僅剩能填的志願,只剩下台大及陽明(如果不能考比第一次差的情況下),於是我在狹窄的宿舍牆上,貼上「退此一步即無死所」勉勵自己。
就這樣,在龐大的壓力下,我開始了與青梅竹馬筆友間的書信往來。

她是我小學的同學。在這樣的日子裡,她成了我所有苦悶、夢想的宣洩對象與精神寄託;我每個月發一封信,然後接下來的幾天總要魂不守舍地等待著回信。猶記得每每在夜半頂樓的風鈴聲中,殷殷期盼與思念的苦楚。
然而,就像陳妍希在走鐵軌時所說的:〝怎麼知道你喜歡的不是想像中的我?〞


Imagination畢竟是imagination,想像總是最美,人終究要在現實中長大。隨著第二次大學聯考放榜、苦悶的日子結束,幾次見面後與青梅竹馬的遠距離聯繫也慢慢地淡了。

在大學裏,曾經也有紅粉知己可以聊天聊到就寢。

也有同樣面對人家大考考壞,卻不知如何安慰時的不知所措。


至於與老婆在一起的緣份,其實原本大家都不看好我們兩個;個性天差地遠,跌破眾人眼鏡。只是一開始我就隱隱約約可以感受到:只有這個女孩可以完全了解我。在一次又一次的溝通下,多少個師大龍泉居、台大人性空間的昏黃燈光夜晚,我們天南地北的聊,彼此各自修正路線、磨去稜角,才終於走到最後。
1999年我們結婚了。

可笑的是夏威夷蜜月回來當天,老婆提出〝我們離婚吧〞的晴天霹靂。所以,太習慣於單獨一方的付出,終於也有遭到報應的時候。
再經過三個月的折衝樽殂,終於我們克服了種種問題走到現在。

很難忘記當時身為R1末期的我,每每在跟完一天的手術之後,一個人躲在開刀房角落落淚的苦楚。「失去妳,贏了世界又如何?」真的是縈繞心頭揮之不去的最佳寫照。
當年在離婚風暴中,我們取消了國內旅行的阿里山行程,讓我抱憾至今(因為神木倒了)。
而在一片淒風苦雨中,我還是勉強打起精神辦完了在台北老爺酒店補請同學、好友的晚宴。當晚,我以李宗盛〝生命中的精靈〞及張雨生〝如果妳冷〞開場。
雖然歷經這三個月的〝婚變〞,最終在那年端午節那天我終於說服自己不會再被任何人傷害,而老婆也才如夢初醒般停止彼此的折磨;但我想經此一役我們都重新認識了彼此在生命中的重量。

生命中的精靈
作詞:李宗盛 作曲:李宗盛      編曲:Jenny Chin

你是我生命中的精靈
你知道我所有的心情
是你將我從夢中叫醒
再一次 再一次給我開放的心靈

關於愛情的路啊 我們都曾經走過
關於愛情的歌啊 我們已聽的太多
關於我們的事啊 他們統統都猜錯
關於心中的話 心中的話
只對你 一個人說

我所有目光的交點
在你額頭的兩道弧線
它隱隱約約它若隱若現
襯托你 襯托你靦腆的容顏

所以,寫到這邊,親愛的老婆可以放過我了嗎??????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