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U

星期二, 4月 19, 2011

祝我生日快樂!! 終於,我連多餘的慈悲時間都沒有了。


終於,我連多餘的慈悲時間都沒有了。

署立醫院急診室的OHCA(到院前心跳停止),雖然經過我們以葉克膜搶救並轉回經國敏盛,但休克太久的多重器官衰竭及缺氧性腦病變一一浮現,眼見是不活了。

一如往常,我出面對著驚詫的病患兄弟姊妹曉以大義,告知事已至此的不可為,並請他們決定是否簽署DNR(拒絕急救同意書)。

也許是趕著到另一個醫院開刀的時間壓迫,也許是我的過於冷靜、冷酷與家屬的哀傷格格不入,他的姊姊突然冒出一句:「我們都明白醫生您是為我們及病人好,不要讓生者痛苦、死者過度被蹂躪;但也許您可以浸淫一些佛教或基督教的東西,好讓您在解釋這類病情時更慈悲一些。」

是啊!
我連多餘的慈悲時間都沒有!!

不停跳冠狀動脈繞道手術 4小時
微創冠狀動脈繞道手術 ~2小時
瓣膜置換手術4小時
微創瓣膜置換手術~3小時
自體動靜脈瘻管手術 30分鐘
人工血管動靜脈瘻管手術 ~1小時
Hickman洗腎瘻管植入 1020分鐘
週邊動靜脈繞道手術 40分鐘
......

整天在數字中打滾,從一個院區到另一個院區,最期待聽到的是:
「家屬還在猶豫、還沒簽同意書」→ DC手術
「病人沒NPO(禁食)」→ DC
「麻醉科說病人太喘、血鉀太高不能麻」→ DC

最怕的是:
「家屬還沒來,不能送開刀房」
on call 的人還沒來,不能接刀」
「開刀房小夜了,人手不足,不能接刀…」
於是情緒在忙碌中起起伏伏,很容易在接觸的人反應太慢、理解太慢、不能配合、太withdrawn時爆發。

身體的累不算什麼,心理的累才是最大的魔鬼。
以精準的時間控制完成每件事,希冀獲得更多屬於自己的空間,卻往往事與願違塞進更多的Schedule,引爆更多的衝突。

常問老婆一句話:「我是不是愈來愈像學長了(誤)?」

人生至此,常誤以為往事歷歷在目,自己都記得很清楚;這種錯覺在看到1996年畢業紀念冊自己所寫的東西時才明白自己大誤、錯得離譜。

值此生日之時,欣見眾親朋好友的生日祝福,謹向所有我有意、無意得罪過的同事朋友及家人致最深的歉意。

還有~
生日快樂——給自己。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