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U

星期日, 8月 24, 2008

生病最重要的還是要找對醫院,找對醫生,生病在對的時間



「你是主任,難道下面的主治醫師出的事你不用管嗎??」一位病患的年輕家屬憤怒地質疑著。

「如果妳夠清楚的話,妳應該知道每個主治醫師都是獨立的個體,各自為自己的病人負責。」我委婉地解說著。

每次病人出事,吵得最兇的往往是最內疚的病人家屬。

「是誰介紹妳們這位醫師的?」我好奇的問。
「就是心臟內科醫師啊!要不然我們也不知道要找誰……」內疚的小女兒囁嚅著。
這是什麼樣的時代?INTERNETGoogle SearchYahooMicrosoft拼得這樣你死我活,妳怎麼不會用呢?我在心裡嘆息著。更好笑的是,後來家屬去質問時,該心臟內科醫師不願承認他有介紹、暗示任何外科醫師給她們選擇。

如果醫院裡到處張貼的海報都得不到任何共鳴;病患家屬依舊要靠口耳相傳、賭運氣來找醫生的話,那醫院也真該好好檢討了--誰教海報走國際路線、英文版的沒人願意認真看。

不過回頭想想,雖然我自認為技術不錯、手術成功率高,又能開各種微創手術,但真正從開心手術獲益出院的病人就真的多嗎?

「我的手術幾乎都會成功,只是病患不見得能順利地出院;因為復原的過程牽涉到太多病患本身的疾病。手術順利,病患還是可能死於感染、肺炎、各種併發症……」我想到自己每次在開刀前告知家屬的話。

千里孤墳,無處話淒涼……

在這個心導管技術掛帥、心臟內科人數遠大於外科、再加上民智未開的年代,我們依舊只能繼續等待著接收屬於疾病末期的病患、沒有別的選擇走投無路的病患--儘管NEJM(新英格蘭醫學期刊)不斷在刊載『冠狀動脈繞道手術兩年追蹤優於塗藥支架』、『針對穩定型心絞痛,塗藥支架好處僅能維持三個月,且最終追蹤結果還不如最佳化的藥物治療』等對心臟內科而言非常負面的消息、以及美國心臟學會臨床指引中的必備『心臟外科照會』

另一位我的病患的很少露面的家屬怒氣沖沖的跑來找我。
「人家放完支架的病患早就出院了,被你開刀的病患100多天了還躺在這裡……
「請問他當初有機會放支架嗎?有機會放支架就不會落在心臟外科手裡。又請問我手術沒有成功嗎?若不是心臟變好能活到現在嗎?」我把滿腔的悲憤轉嫁到家屬身上。

如果沒到最後關頭,誰肯開刀?

於是我們必須認清一個現實:我們是為了急重症而存在的科。如果真要能幫助病人,我們必得走微創的路,讓垂危的病人在最短時間內恢復,如此方有勝算。

所以生病最重要的還是要找對醫院,找對醫生,生病在對的時間……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