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U

星期一, 3月 17, 2008

【昔時因今日意】都是香煙惹的禍!!


故事緣起:2008年過年前夕,一位中年男子因左腳疼痛、冰冷好幾天,被送到急診就醫。遠超過4-6小時的救治黃金時間,讓人對這隻腳的預後直搖頭。於是我們從血管探查 + 栓塞情除做起,術後轉加護病房。接著,因患肢再灌流併發腔室症候群,必須再施以筋膜切開術,從此開始了痛苦的換藥過程。一段時間之後,因傷口經久不癒,我們幫他安排腹主動脈至股動脈的血管繞道手術,及膝下截肢。沒想到幾天後,病患還是因敗血症走了。


March 17, 2008
幾天前與骨科同仁聊起過年中的某位截肢病患。

他說看到家屬在病患往生的時候哭得好傷心,讓他好後悔幫病人做了截肢手術——如果早知道他會死的話就不用做了……
給他留個全屍? 千金難買早知道。
 
時間回到農曆年前兩天:我被照會去看一位急性下肢缺血、需要做栓塞清除的病患。他是典型的老煙槍所造就的”Leriche’s Syndrome”(嚴重主動脈-髂動脈狹窄)合併急性阻塞的病患——可能因為天氣太冷的緣故。

「急性下肢缺血第一年內死亡率超過25%;大多數死於心血管疾病、中風或腳壞疽所引起的敗血症。」我在解釋開刀的注意事項的同時,不忘機會教育家屬及病患。

之後他陸續接受了通血管、筋膜切開術、主動脈-下肢動脈的繞道手術;最後病患在受不了疼痛的煎熬下要求截肢。然而就在出院前,他莫名其妙地發生CPR、莫名其妙地走了。
 
「急性下肢缺血第一年內死亡率超過25%;大多死於心血管疾病、中風或腳壞疽所引起的敗血症。」
——真的是一語成讖!而家屬也因為太有心理準備而相對地顯得很冷靜。

我最好奇的是,病患對香煙的觀感到最後究竟是如何?——還有他的生命最後旅程竟是要在經歷了所有痛苦之後嘎然終止。
 
都是香煙惹的禍!

都是香煙惹的禍?

我覺得都是兩年前也是過年時的亞東醫院那位計程車司機惹的禍!!

如果不是他的胡亂興訟——在我們為他通完血管、並神奇地為他找出「柏格氏症候群」這種稀有的重大傷病病因、減免所有部份負擔之後,他竟然可以反咬我们害他被截肢——為什麼對後來病狀如此相似的病患我们需要採取防禦性醫療?讓病患經歷這麼長時期的苦痛?

如果沒有苦痛,病患不會感激醫生,煙照抽,馬照跑。
 
如果一切重來——沒有那個計程車司機,沒有防禦性醫療,沒有香煙——也許結局可以不同!!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