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U

星期三, 8月 01, 2007

【緣起】謝謝邱Sir!!



學長:
不好意思,用這種方式來與你溝通。

這封信在剛到敏盛時就想發了;礙於自己並未做出任何成績,又因為研究所的期中考、期末考、小孩出世、畢業論文口試、論文修改定稿等接踵而來的挑戰,於是慢慢被耽擱了下來……

最想講的是:沒有學長的提攜、示範,不會有今天的我

就像我告訴學弟的:我們像是站在一個巨人的肩膀上看世界,當然視野會更寬廣、進步程度也跟他人不同——只是巨人的陰影無所不在,教人太沉重。

到今天,午夜夢迴,最常驚醒、問老婆的一句話是:「你覺得我現在忙的程度跟學長有什麼不同?」

在我累的半死、白天打仗開刀、夜晚種田寫企劃案時,我多麼期盼下面能有個分憂解勞的人!!

順帶一提的是:所有亞東離職到敏盛的人都不是我找的;我只是讓她們離職之後有個棲身之所。所以又是人言可畏了——雖然我最欣賞的人還在您那兒……

當個「主任」算不上什麼成績。在敏盛我開過各種不同的主動脈剝離手術開法,Redo ThoraCAB + median AVR + MVP(開過冠狀動脈繞道手術後的病人,幾年後做第二次的微創繞道手術加主動脈瓣膜置換加僧帽瓣瓣膜修補,難度極高),Monro procedure + MVP(心肌肥厚症的治療手術)……等種種證明自己的手也跟得上腦的手術,以及遺憾術後照顧不佳的憤恨,沒有葉克膜機器時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的徬徨無助;我想這都是學長你也走過的路。

現在的我跟學長有什麼不同?

當然學長你在我們心目中的地位永遠是無可取代的;悲哀的是世間的凡人、瑣事要這樣折磨你我這些人。

拉里拉雜寫了一堆,最後,最重要的還是要再次感謝學長;沒有學長的提攜、示範絕不會有今天的我。

敬祝
事事順心
學弟 敬上 960801
張貼留言